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我的帝国无双_ 第九十一章 大智若愚-

时间:2020-12-23 13:23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录事参军小说我的帝国无双 第九十一章 大智若愚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又过了几日,颖州城北数十里,却突然来了大队人马驻军,听说是淮北大营的禁军。

    圣天子要征寿州?

    颖州,会不会被战火波及?

    就在人心惶惶之际,京城突然来了敕令,高劳年被任命为淮北道御史院御史,监察颖州事。

    原颖州监察,被调去了道署。

    这消息,立时轰动全城,高老蔫,本来都成了傻子的代名词,散尽家财孝敬师父?简直是笑话。

    却不想,风云突变,他突然就摇身一变,成为了正六品官员,而且,阖州官员,都在其监察下。

    这位子,没什么油水,没什么权力,但是,很吓人,升迁渠道也多。

    而且,这高老蔫,分明是荐员入仕,这就更令人惊奇了。

    根据本朝《荐员及科举例》,圣天子确实不仅仅科举取士,同样要招揽天下贤才,不拘一格使用,但是,所谓荐员,虽说只要见到圣天子并获准在圣天子面前有言语的,哪怕平头百姓也可以推荐人才。

    但是,这仅仅是《荐员及科举例》理论上的规定,实际上,荐员入官,仅仅是圣天子一个人的权力,只有圣天子,才能不经过科举取士,直接任命官员。

    其实,圣天子当然可以随意任免官员,又何必多次一举写入法例?但偏偏,国律中,不仅仅是《荐员及科举例》,其它很多法例也是如此,就是要将圣天子的权力,也写得明明白白的。

    高老蔫,属于荐员入仕,那就说明,他的身份才具等等,已经上动天听,圣天子都知道了有他这个人,而且,对他很看重,从本朝立国,高老蔫,是荐员入仕第一人。

    这高老蔫,又怎么就被圣天子知道了?

    突然闻达于庙堂,事出反常必有妖儿。

    官场上,又哪里有傻子?

    毫无疑问,一切迹象都显示,显然是文教授,向圣天子推荐了高老蔫。

    文教授自己亲口承认过,他听过圣天子授课,现今看,这可不是胡吹大气,而且,只怕还有所隐瞒,显然,文教授是可以直接给圣天子写奏疏的,而且,圣天子好似还很信任文教授。

    一时间,很多人都悔的肠子青了。

    高老蔫,一夜之间,就成了大智若愚的典范。

    可不是吗,散尽家产资助看起来生活不怎么宽裕的师父,自己跟在师父身边做牛做马,这样的孝顺徒弟,就凭德行,都可以举荐了不是?

    文教授本来日渐凉薄的口碑,突然便发生了逆转。

    原本的不羁,只是一种试探,这不嘛,高老蔫这种品行的人,他才愿意收为弟子,也算苦肉计什么的都用过,千挑万选了。

    高员外,在家里烧了一遍遍高香,万万般庆幸,自己当初没真去寻文教授理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刘家画舫已经更名为“碧湖轩”,二层一个个小隔间更早打通,变成了极为宽敞的几间大房,而且,几日前,“碧湖轩”也由数十名纤夫慢慢拉着,离开了那画舫红灯区,到了另一侧湖畔,欣赏碧湖睡莲,远方山水,角度更佳。

    此时,陆宁就正斜躺在画舫二层软塌上,一边随意往桌上吐着葡萄皮,一边欣赏远方画舫群金碧辉煌映耀湖面的夜景,天上明月,更如玉盘,和画舫美景映辉,美轮美奂。

    陆宁深夜突然来到碧湖轩,苏小小惊喜无比,此时小丫头跪在陆宁身侧,轻轻帮陆宁捏腿。

    半个多月前,还以为教授债台高筑,可随之发生的一系列事,甚至有传言,圣天子都很看重先生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真假,但想来,先生不会缺钱到要卖自己了。

    小丫头想着,捏的更是起劲。

    陆宁也是没办法,拥着贵儿同榻而眠,固然甜蜜无比,可也太煎熬了,长期如此,怕要发疯。今日更觉得自己再待下去要爆炸,会伤害到贵儿,只好跑来“侧室”这里冷静冷静,将就一晚。

    本来小丫头年纪小,可被她小拳头轻轻捶着,就有些心乱,尤其是这里,又名义上是自己的什么金屋藏娇之地,这小丫头,就是自己侧室,隐隐的,就有那么丝丝偷情的暧昧气氛。

    尤其是小丫头,真是把她身份看成自己偷藏在外的侧室,城里和草市去也不敢去,甚至四刀说,从学馆那宅院送她来碧湖轩那天,她苦苦哀求四刀,不要从老爷在草市的水粉铺前经过,就是怕被大妇看到,急得直掉泪。

    真是现在想想,都觉得太好玩了,小豆芽菜,真把自己当成见不得光的小姨太太了。

    但又隐隐的,令人有些异样感觉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来,你坐好,说说话。”陆宁咳嗽一声,坐直身子。

    看到这小美人胚子赶紧坐好,雪白丝绸衣裤小小脚丫木屐,是四刀送来的宫中内室衣着,范小小穿着,加之秀美发髻,活脱脱一个后世扮作古装的小萝莉,而且,比那些小萝莉可都漂亮的多诱人的多,毕竟后世范小小这个年纪,就是女童,令人只是觉得可爱,生不出太多龌龊心思,眼前这古装小萝莉却不同,是自己侧室啊?!

    陆宁目光瞟向窗外,说:“喊范如莲花来吧,也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范如莲花现今也住在碧云轩,她是被父母卖入青楼的,而且,是因为父亲嗜赌,所以,虽然陆宁说放免了她,但她恨死了自己那个家,也不愿意回家,无家可归,却是成了范小小的婢女一般,只是范小小,还是视她为姐姐。

    她就没有宫中内衣了,一袭红纱襦裙而来,盈盈万福:“先生!”

    陆宁笑笑:“我突然想起个事,你觉得,我那门人高劳年如何啊?”

    范如莲花一怔,自然明白陆宁心思,轻声道:“奴婢的一切,自然都听先生做主。”

    陆宁和高劳年提起过同样的话题,说徒儿啊,师父做主,将范如莲花许配你如何?

    高劳年闹个大红脸,嚅嗫不说话,好半天,憋出一句,全凭师父做主。

    高劳年父母已经不在,以前长兄如父,但拜了师父,现今自然师父最大。

    高劳年,一直埋头苦读不理窗外之事,现今功成名就,若再不婚配,可就成怪人了。

    他年纪虽然大了,更两鬓斑白跟老头一般,但现今要说亲,自然是有大家闺秀愿意嫁进来的。

    陆宁也不过随口提提,范如莲花其实品行善良又娇弱,必然会是一个贤妻。

    自己这弟子,对男女之事太木讷,若真娶了什么品行不好的少年女子,他又身体虚弱,怕不怎么好。

    这话跟他们两个点点,给他们种下点情苗,不然,他们两个,肯定是不敢往对方想的,高劳年会觉得范如莲花,早晚成为自己婢妾,范如莲花则自卑身份低微,哪里敢想以后?

    看了眼俏脸微微苍白的范如莲花,陆宁笑笑,“唉,我也是闲的无聊了,理你们这些乱七八糟的事。”

    站起身,来到南侧雕花舷窗前,看着南方,琢磨着道:“明日旬假,我中午在此设宴宴请宾朋,今天都早点睡吧,小小,你还是睡西厅。”

    苏小小和范如莲花都万福告退,出来后,范如莲花见小小小脸蛋有些失望,不由抿嘴一笑,“傻丫头,先生是怜惜你,你该高兴才是。”

    范小小清眸眨了眨,点点小脑袋,便又开心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中午碧湖轩一楼厅堂,仅仅坐着焦晃、李参军、王参军、毛巡检,商绅一个不见,此外,还有颖州监察高劳年。

    就在十几天前,文教授刚刚得碧湖轩的时候,还曾经给这四人发帖子邀约,四个人却一个也没有到,现今,便都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陆宁开场白就笑道:“各位,请你们来,是有一句肺腑之言,所谓君子有诸己而后求诸人,无诸己而后非诸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我都非圣人,谁又没有小缺点小毛病,李庭令、王庭令、毛巡检,你三位兢兢业业恪尽职守,至于说,结交我也好,嫌弃我也罢,对我而言,都无所谓,实则,我是很敬重三位的!”

    又转向焦晃,笑道:“别驾志在行商,也无可厚非,为国效力,商业之税,却未必比大员们功劳小了呢。”

    陆宁语气坦诚,李参军、王参军、毛巡检都松口气。

    焦晃微微颔首,随之笑道:“当日初见教授,就知道教授定非常人,却不想,还是看低了教授。”

    陆宁笑笑,问道:“二郎可还好?”

    焦晃叹气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这位文教授,曾经要收二郎为门人,二郎却拒绝了,现今懊恼的不行,甚至将自己关了起来,不肯见人。

    “没能拜教授为师,二郎很是后悔。”焦晃随之笑道:“不过,人,都有自己的际遇,倒是劳教授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陆宁笑笑,其实焦赞当天的选择很正常,也和品行无关,只不过,自己本来想收他为门人,就不是因为被他潜力吸引,所以,错过了就错过了。

    而现今听他为没能拜自己为师而懊恼,心里却有些不舒服,显然,他距离最初给自己的印象,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“老蔫!”陆宁突然看向高劳年,他现在,一直用花名称呼这个爱徒。

    越是教他,实则越是喜欢,还真是块宝,对法理之类,理解的太快了,甚至很多法理,自己略略点拨,他都能想到,圣天子国律中一些条例,为何要这样成文。

    高劳年忙站起来,恭恭敬敬躬身,“师父!”

    “你昨日问我,为何林家枉法,师父却不让你上奏疏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父,恕弟子无礼,今早,奏疏已经送出!”高劳年撩袍子,直挺挺跪下,“师父所传新学经义,弟子该如此做,但违拗师父,弟子有罪!”

    听到“林家枉法”四个字,焦晃、李参军、王参军、毛巡检一惊,心中知道,这话文教授是说给自己等听得,只是,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提起这个本该和弟子间才有的私密话题。

    陆宁怔了下,就笑:“好吧,那我就不说了,随你了,坐吧,你做得很好!”

    副使林沣,对颖州降齐及初期的稳定有大功,甚至还抓了夹带国库银钱私逃的官员,所以,论功行赏升为副使。

    不过,这林沣,趁改朝换代,威逼敲诈商绅,如张员外,又如高劳年的兄长高员外,都深受其害,高劳年时常听兄长诉苦,甚至还拿了兄长的证词,是以要上书弹劾林沣。

    但自己是琢磨,如果从龙之臣,这被重用没几个月,就被治罪,传扬开来,其余诸国,可不知道要怎么抹黑自己鸟尽弓藏了,对自己能和平解决就不愿诉诸武力的手段会有很大负面影响。

    传统中国地,其实自己是不愿意用刀兵的。

    所以,此事本想令高劳年缓缓,但这家伙,却是上了牛脾气。

    陆宁看着对面几个官员,笑笑道:“你们就当没听到。”

    焦晃等人,都是心下苦笑,也终于明白,应该是,这位文教授,本来希望自己等,一起弹劾林沣,甚或,声势造的再大一些,免得他弟子孤零零的无援。

    本朝对结党惩戒极严,如果是诬告,群起而攻者都会被治罪。

    但这林沣,确实干了许多坏事,一起弹劾他,自不存在结党攻讦之嫌。

    不过林沣本事可不小,尤其是令新任杨迁刺史特别信任他、倚重他,更依靠他这个本地官员治理本地。

    杨迁又是唯一一位进士州令,圣天子亲笔点的,自己这些降官,自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何况林沣,对自己等很是不错,节令都会有礼物送到。

    看着几人神色,陆宁就知道他们忌惮杨迁,笑笑道:“好,来,喝酒喝酒。”

    心里却已经打定主意,日后新科举人进士,都要在吏员岗淬炼,特别优秀者,便是授官,也不能授州县主官,作为佐官,倒是可以磨练。

    在中国官场上,刚刚毕业的大学生,做一市之长?确实是架在火上烤呢。

    慢慢品着酒,目光从画舫舷窗看向高悬南方天空的明月,两万淮北禁军已经到了颖州,孙羽却一直没有回音,看来,自己要去寿州走一趟了,这孙羽,是忘了当年为什么对自己承诺了。

    恰好苏小小家乡在寿州,顺便送她回家看看,她若想留在家乡,那也很好。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